杯茶杯茶

喜爱小甜饼,治愈和肉。Superbat, Rinch, Spirk, DW, Halbarry, Sentinel...欧美圈大坑墙头跌打滚爬。想写出好吃的肉和好看的文XD

少年→天空

大概是上学期给社院院刊投稿的文章……别问窝为何题目如此文艺因为题目就是《天空·少年》啊!窝只是中二地加了个→而已(趴)……然后背景设定有点三体?窝其实只是不好意思LFT一直空着随便发点啥QUQ……各种BUG文风幼稚内容空虚45度角求不嫌弃orzzzzzzzzzzz



天空中的云端上居住着神明。

只要用特殊的魔法物质,就能把云做成棉花糖。

少年从小听着这样的故事长大。他和其他人一样居住在地底。世界是非常宽阔的洞穴,深度大约有一千米。无数变幻着色彩的树状建筑直指天空,托起岩顶,但却永远都触摸不到云--这天空是摄像机从一万米高空拍摄再投影出来的,为了给地底的人们一个从古代流传下来的,家园的味道。少年也深知这一点。即便如此他还是常常坐在人工河流的河岸上,坐在人造山坡上,坐在人工培植的草地上,抬起头去仰望天空。

天空没有像故事中的这么干净。天空是被遮蔽的,来来往往的车流随着设定的轨道行驶,将影子连成一条条长带,投在地上彼像要将大地分割。自从解决了可控核聚变的最后几个问题,污染和能源再也不能成为阻止车辆上天的理由。但少年倒宁可回到几个世纪前。那个时候至少行人和古旧的车只能在地上匍匐,天空是属于那些会飞的生灵的,只有偶尔一些人类在空中一闪而过,争夺那片不属于他们的天地。

夏天流云会从空中飘过,引起人们的无穷遐想;傍晚和清晨橘黄会和深蓝翩翩起舞,在天际线告别和迎来黑暗的色彩;夜晚星辰会闪耀,他们从古至今都和迷失方向的灵魂相伴而行。

少年开心的时候仰望天空,让广阔的蓝色拥抱住他的喜悦,少年悲伤的时候也会仰望天空,想象在宇宙中旅行了几千年的光。从天空的角度看人类何等渺小,连最巨大的情感也如一缕雾气一般微不足道。少年常常觉得自己要和天空融为一体了,他是天空的一部分,天空也是他的一部分。当他将目光投向天空时,似乎能触及整个世界,以及世界之外。

但这天空毕竟是个投影。

我要去见见真正的天空。

少年不知何时起如此下定决心。

我要上到地面去,见见真正的天空。

所有少年的朋友都觉得少年疯了。少年的父母则是惊慌失措。第三次世界大战发生至今已经过去了数百年,地面早就成为了孩童故事中讲述的内容。那里是古代故事的背景,和闲的发荒的富人冒险家的娱乐场所。

故事中的地面和现在居住的场所对人类而言差别并不能说很大,只是多了许多起伏的地势,多了许多空旷的野地,多了会舒展的云朵,对少年而言最重要的,是一片所有人都可以平等仰望的真实的天空。

来自一个天文单位外来的温暖和来自数千万个天文单位外的吟唱。

只是去看一眼,哪怕只看一眼也好。

这个念头自从在少年心中萌芽开始,就日益壮大,如同在风中飘了数日的种子,终于抓住了土壤,开始拼了命地扎根生长。

于是答案就在这里了。什么也阻止不了少年。

地面,天空。

天空,地面。

上到那里去。

到地面上去。

仰望天空去。

我们去。

远程教学是好请假的,父母是好用朋友聚会搪塞的,朋友是可以敷衍过去的。地面上接收不到无线充电导致的通讯中断只好指望能被当做单纯的设备出错。少年顺着读过的故事的轨迹,整理好了行囊,准备出发了。

没有什么惊心动魄,只是那么一段距离。

没有什么艰苦跋涉,交通已经太发达。

这一个多小时的路程,还不如一部影片长,少年却走的像是一大段人生。他开始回忆童年时仰望到的天空,各种对无缘见面的云朵的幻想,第一次飞上天空的喜悦和后来站在地面上的失落,第一次感受到宇宙之大和人类之小的震撼。许许多多快乐,惊喜,悲伤,愤怒,痛苦的故事,无不与天空相连。

天空是我的归宿。少年如此肯定道。

然后入口越来越近。

它终于到了面前。

只要通过了询问就能到达地面,然后看到天空了。

小小的心脏在少年胸腔里蹦跳着,燃烧着,尖叫着。

海关带着几丝惊奇的目光,看着少年因期待而瞪大着眼睛,打开一层层的大门。

每一层都是期待,像拆一个圣诞节的礼物,包装越发精美,就越令人觉得精致。

少年终于站在最后一扇门前,用手和身体去推开不同于地底全自动门的沉重铁门。

少年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

突然,颤抖停了。

少年的脚步迈了开来,他跑了起来,充满情绪,毫无规划,他的脚一次又一次地落在凹凸的地面上,印下一个又一个印子。

那些印子在呐喊:我来了……

 

没有人发现少年的失踪,只有家具和墙壁在少年回来时变成了宁静的冷色调,倒是激起了些父母的怀疑。

“你没有事吧?发生了什么?”

少年只是摇摇头,动了动嘴唇,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果然有什么。”

每一个认识少年的人都这么说。他们说少年早就悄悄地去了一趟地面,于是再也不能适应地底虚假狭窄的生活了。少年似乎也是这么表现的,他总是沉默寡言,郁郁寡欢,路过的墙面像是被大大的板刷狠狠地刷了一笔,留下冷冷的颜色。

只是少年依旧会长久地盯着天空,盯着那些“大树”的顶端,盯着看不到的地平线。盯着盯着,他就会露出些奇怪的表情,至少看到的人说,少年就快哭出来了。

少年的父母想让少年去心理咨询,当然被拒绝了。但随着日子一天天流过,情况并没有好转。少年依旧我行我素着,连不甚熟悉的朋友都敲响了少年家的门,询问近来的情况。父母也终于相信了传闻——少年一定是去了一趟地面。

但地面究竟有什么好去的?

父母在读完了古代的故事,查阅了无数资料后,还是无法解答这个问题。他们一遍遍地给孩子讲着当今社会的故事,科技,环境,文化,精神,治安。

只是少年仍旧躲在自己的壳里。

所有人都担心少年有一天会抑郁地死在家里,这担心与日预增。父母想带少年出去走走,但却发现没有真正意义的地方可去。人们早就适应了虚幻世界,那几簇绿化--假山和公园,便捷的交通可以短时到达任何地方。

但是有天少年仿佛突然振作了起来。

他和以前一样上课,去找那些许久没有联系的朋友,一起在城市四处逛,也偶尔一个人待着。

大家在一起庆祝了一番,没有的点明主题却是心照不宣地祝福少年痊愈。

时间是会洗掉一切的,谁也没有去统计少年压抑了多久,又痊愈了多久。

直到有一天谁也找不到少年的下落。

一起失踪的还有博物馆的古董——一架小型飞机和柴油。

这下所有人都确信,少年一定是去了地面了,那些几乎所有地底现代科技都有可能失灵的地方。

 

但地面有什么好去的?

伤心的父母,朋友,邻居,还有那些爱凑热闹的人聚在一起,好久也没讨论出结果来。

地面上,洞穴的出口方圆几百公里,都只有漫天的黄沙,呼啸着遮盖天地。


评论

© 杯茶杯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