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茶杯茶

喜爱小甜饼,治愈和肉。Superbat, Rinch, Spirk, DW, Halbarry, Sentinel...欧美圈大坑墙头跌打滚爬。想写出好吃的肉和好看的文XD

【Superbat】《超级朋友的超级约会》G

尽管二专背不完整个人要死要活,但超级朋友实在太可爱太甜了!(就是那部大超狗狗眼后两人击掌的!B站就有墙裂安利这部动画!)又搞笑又有糖看完就爆炸,鸡血上头短打个甜饼。吃完能睡个好觉哦XDDD


梗概:超级朋友动画片的后续事件。世界各地的标志性建筑都被卢瑟的传送机器挪到了别的城市,在打败了超级坏蛋后,当然是善后工作啦。吃个甜饼,睡个好觉吧,晚安。

 

 

“超级朋友们的最后一件善后工作!让我们出发吧!”

“不,迪克,这件事用不上蝙蝠机器人,”蝙蝠侠出声制止蹦蹦跳跳蹿向驾驶舱的罗宾,“你不能驾驶蝙蝠机器人,以及你不能去。”

“可是超人,哦不,我是说,但是这是超级朋友结盟的第一个大事件的最后一个活动!它意义重大!”

“当我在夜晚离开哥谭的时候,有人需要看着这个城市的罪犯,而那个人——”

“就是我!罗宾!”

“没错,你待在蝙蝠洞里,我会给你开通哥谭监控的最高权限,保持联络。”

 

蝙蝠侠赶到埃菲尔铁塔底下时,超人还没有出现。他藏在附近的小巷里,直到醒目的三色从天而降才从阴影中走出,以免让自己看上去对这事显得期待。

“哦,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你来了真好!”超人亲昵地落在他身边,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熊抱。

他从钢铁般的拥抱中挣脱出来,尽可能冷淡地说:“我只是来确认这件东西被归还给巴黎,等它离开哥谭我就要回去了。”

“这就是你比约定时间还早了五分钟到这里的理由?别说你不想去 。”

“我只是在收集一些破案线索!”

“随你怎么说。但是拜托,布鲁斯,我一直都梦想着和你一起去趟巴黎。”

“我们两周前刚去过。”

“在没有任务的时候。”超人说着瞪大双眼,他的蓝眼睛在哥谭路灯下流转着温柔动人的光,一种奇异的放松和安心产生在蝙蝠侠的体内。

蝙蝠侠抹去在内心深处冲他叫喊快同意的小人,但点头答应的欲望依旧越来越强,他努力抗拒着: “我没有带抵御飞行寒冷的衣物,我可不想因为感冒被阿福数落一顿。”

“我可以用我的生物力场包住你!一点都不会冷的!”超人又把眼睛睁大了几分,看起来如果他今晚的心愿得不到满足,就会郁郁寡欢整整一个月,连一只猫都不想从树上救下了。

他最无法拒绝这个了。“别对我摆出这副表情。”他小声嘀咕道,在蓝大个能够靠近并把他横抱起来之前就射出勾爪,荡到了铁塔的一根钢筋上。

“坐稳了。”超人带着笑意的声音从通讯器中传出,他们之间的距离不足以用普通音量沟通,他也不想大喊大嚷吵醒这片区域的住民。这件世界闻名的钢结构艺术品就这样在安静地对话中从哥谭地面缓缓升起,飞向天际。


大西洋在他们的面前延伸开去,哥谭的海岸线被抛在了后面,清冽的海风抚摸着两人的面庞,而且如同克拉克所承诺的,布鲁斯感受不到一丝寒冷,超人的生物力场就像超人本身,有力而温暖。克拉克已经从喋喋不休的梦想旅行计划中冷静了下来,此刻在广阔的天地间仅有风声,海浪声,克拉克传进通讯器的均匀的呼吸声。

“你的提议是正确的,”他们已经在沉默中飞了好一段,GPS显示他们正位于两片陆地间隔的中央,也许现在是时候开口了,“当遇到全球性的问题时我们就应该联合起来,但超级朋友这个队名太蠢了。”

“我早说我们该互帮互助了,我们总是能合作得完美无间。”

“经历了这次惨败卢瑟会学到不要随便和与自己一样坏的人合作,他们应该能消停一阵子。”

“新人们也都干得很不错,如果没有罗宾和钢骨出手,我们就有危险了。”

“我为他们感到自豪。再说说那个超级朋友……”

“也许我们可以换一个名字。超级无敌——哇,看那儿。”

他顺着耳机中可能指示的方向看去,在他们的脚下的不远处,无垠的海面之上,有星星点点的亮光逆着漆黑涌动的海水摇曳,几乎要组成另一片小小的发光的海洋。只是生物进化的又一个把戏,恰巧展现在他们面前。但这海洋的小小的善意似乎都感动了上天,让月光破开云雾,一路洒落与夜行生物们共舞。

大自然和生物力量共同点亮的粼粼波光之下,七海之王正在休憩,喜爱紧身衣的超级英雄也大多回到了自己的城市。最可怕的罪犯刚被关进监狱,小喽啰们恐惧不敢外出,光明照入黑暗,为险些滑落地狱的不幸者指引出路。在蔚蓝星球被温柔夜色笼罩的每个角落,人们结束了一天辛勤的劳动,安宁的鼾声与呼吸声此起彼伏。

“我真希望能和你肩并肩地欣赏这片美景,”他轻笑,“你是我的超级无敌全世界最棒——唔。”

绳索拉伸的声音突然响起,随即是落在脸颊的一个亲吻。

“满意了?”这次是近在咫尺的没有经过电声转换的嗓音,不带蝙蝠侠的暗哑低沉。

“没有,”鉴于他的双手还托着价值无法估量的名贵建筑,只能噘起嘴等待,直到布鲁斯又在他嘴唇上亲了一下,“现在好了。”

“你是我的超级无敌顶尖全世界最棒——”

“不要说!”布鲁斯气呼呼地又爬上钢筋,但是这次却坐在克拉克手边的那一根上。

“好的,我闭嘴,”克拉克眨眨眼,“只是今晚的气氛太合适了,我们又刚一起经历了那么多事。我爱你。”

布鲁斯挪动了下屁股,把自己的手搭在那双能托举起整个地球的比例完美的手上。

像是童话中的一景,埃菲尔铁塔沐浴在浪漫的月光之下,悬浮在海洋上空。有两个小小的人影身处无数钢筋之间,如果不细看,其中一个几乎要被夜幕遮掩。没有太多爱语,偶尔传出的笑声破开夜晚的呢喃,照亮他们身后身前的传奇的旅程。

 

他们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大不列颠的轮廓慢慢从另一头现出,克拉克飞高了几分,用既不会慢到引起过多注意,也不会快到错过每一座被灯光勾勒洋溢着安详的城市的速度不紧不慢地前进着。随后是英吉利海峡短暂的黯淡,黑色的旷野与明亮的城镇交织的法兰西国土。

布鲁斯在快要到达巴黎市中心之际从铁塔上纵身跃下,展开成翼的披风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线。

“你去哪儿?”

飞翔的巴黎标志物停顿了一下才回归原定速度,这让布鲁斯笑了起来。

“别让自己登上明天费加罗报的头条,我去凯旋门附近等你,你会找到我的。”

“我想吃意大利冰淇淋。”克拉克牛头不对马嘴地,快乐地说。

夜已经很深了,哪里还有卖意大利冰淇淋呢,但或许也有些酒吧还营着业,愿意接待两个刚拯救完世界,劳累又喜悦的远方来客,或许还凑巧有卖些带着冰渣的美味甜品。巴黎很大,世界很大,离天边泛白还有好几个小时,正适合这样一对有着不凡身份的超级恋人继续他们的约会。

 

END


评论(12)
热度(178)

© 杯茶杯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