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茶杯茶

喜爱小甜饼,治愈和肉。Superbat, Rinch, Spirk, DW, Halbarry, Sentinel...欧美圈大坑墙头跌打滚爬。想写出好吃的肉和好看的文XD

【Superbat】《习惯性吻别》G

*大概算是bvs背景,之前抽到的甜饼三十题短打存档


超人的身躯在他怀里变得冰凉,而在他恍惚的记忆里,几秒钟或是几分钟之前,那还是散发着太阳的温度的。现在它无可挽回地在他的手臂间凉去了,只因为他固执地拒绝分享自己的计划的全部,拒绝分享用他生命去冒险的环节,于是那总是习惯去挡些什么的人就在魔法击向他时挡在他前面,就那样死去了。


这身躯维持着古怪的姿态。超人临死前尝试亲吻他,并且在能够亲吻到之前就无法动弹。超人是多爱亲吻啊,他的吻炙热而执着,在电闪雷鸣的夜晚,入棺之人从土中爬起,把雨里的布鲁斯拖进一个任何人都无法抗拒的淌满泥水的拥抱里,他把布鲁斯带到雨水无法入侵之地,用全身的苦痛浸染他,用全部的爱意亲吻他,用全部的情感重温他曾在墓前说过的话语,就好像这复活只是一场虚妄,他随时就要回到那未知的世界里去了。克拉克喜欢在每一次离别前亲吻他,在瞭望塔上,在蝙蝠洞里,在街角的暗巷,在一颗陌生的星球上。他不喜欢这个,他怎么可能喜欢这个,多愁善感,自作伤悲,而且总是带来不必要的尴尬。


现在他再也不能得到这些亲吻了。


他意识到自己呆坐得够久了,跌跌撞撞地起身,在他踏出第一步时天地旋转,室内取代室外。一个狞笑的丑角正敲打着铁撬,一个身影被绑在房间中央。他想要走近,但肌肉却该死地不受控制,他环顾四周想要夺回主动权,看到墙壁变为荧幕闪烁着一滩血迹,红发的姑娘瘫倒在红色之上。他发现自己原来站在台阶上,台阶永无止境伸向遥不可及的高处,他顺着台阶而上,走着,跑着,气喘吁吁,突然一头撞在一个结实的胸脯上,“克拉——”。他抬起头,看到哈维·邓特分裂成两半的脸。“怎么了,布鲁斯?”他的老友问。他望着血肉和皮肤旋转着融合到一块儿,后退几步,踩进虚空里。他在下坠,看到黄色头发的精神科女医师与他一同下坠,掉进白色浆糊的桶里,他知道只要自己再早一步——可现在连他也要掉进这桶中去了。


他终究还是没能掉进去,他跌在尸骸上,这尸骸层层叠叠如此之高腐烂得如此彻底以致于布鲁斯·韦恩居然毫发无伤。但这又不能被称之为尸骸,因为有些人还活着扭动着,断了手脚或是下半身,那是蝙蝠侠干的好事呀,他从空中跳下折断铁架,于是站在底下无辜的可怜人儿只得被截断了肢体。这便是因他做得不够好所以人生被毁,和因他做得不够好所以失去人生的人组成的柔软肉垫了。


他挣扎着从一侧滚下去,滚进黑黢黢的巷子里,他在梦里把这巷子见了八百遍,所以他撒开腿开始逃离,巷子两侧的建筑物变得高大将他包裹其中,使他既无法翻越墙垣也无法选择道路。他只好顺着这条路奔跑,一直跑进亮光里,他先前跪坐的地方。


克拉克·肯特的身躯还躺倒在那里。


此时雨点开始落下,应景地拍打在他的脸上,嘲笑他的失误,他所遇见的死亡,他无法挽回的逝去,也帮他掩盖面颊的水渍。他为这无用的温柔扯动嘴角,笑声哽在喉咙里听起来反倒像呜咽。他笑着,笑着,直到雨水变得暖和,敲击在他的额角。


他从没见过如此执着的雨水,非得停留在他的额角不肯落下。于是他伸手抹去它,让手掌承受那温热。


聚集在他手心的水愈来愈多,几乎要勾勒出一个形状了,那么熟悉,那么炙热,就像——


他从不肯停歇的雨水中睁开眼睛,真正的光芒闯进他的瞳孔里,曾被他见证过数次死亡的那人背对着一片茫白,周身围绕着耀眼的光晕,他快是那光芒本身了。褐色格子衬衫里的克拉克正亲吻着他,就像在亲吻一个普通的爱人。


“对不起,我吵醒你了吗?”那光芒满怀愧疚地,对一个满身血迹和污渍的腐臭怪物说,而且这怪物曾试过将长矛深深插入他的胸膛里。


“没有。”布鲁斯艰难地开口,他终于回到自己的控制之中了。


“我得去上班了……我知道你不喜欢吻别,但是我就是很难忍住。”


他当然不喜欢吻别,温柔稚嫩,小心翼翼,却情感充沛到让他颤抖,让他想到一切美好而不应属于他的东西,让他渴求更多,无所适从。


“我没有……”他抓住克拉克要离开的手腕,“我没有讨厌。”


于是克拉克继续轻柔地吻他,即便床角的闹钟告诉他们星球日报的上班时间已经临近。克拉克的双唇划过他的额头,还有更多的地方,直到全身是汗的人类慢慢地放松下来,慢慢地遗忘梦境,慢慢地走入现实,直到布鲁斯开始回吻床边的人,淡淡的欢愉重新流回躯壳里。


他想到每一次的拼尽全力和每一次的失而复得,每一张的笑脸和每一声的感激,每一次不曾真正告别的亲吻和每一缕光明。


你看,这世界仍有希望闪耀。


END


评论(1)
热度(74)

© 杯茶杯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