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茶杯茶

喜爱小甜饼,治愈和肉。Superbat, Rinch, Spirk, DW, Halbarry, Sentinel...欧美圈大坑墙头跌打滚爬。想写出好吃的肉和好看的文XD

【Superbat】《归处》PG-13,又名五个小故事

故事梗概:N52的超人“死”后,他没有去他父母的身边,他去了每一个超人都应该去的地方。看我真诚的双眼,这真的不是刀。


01.

剧烈的疼痛过去后,解放的舒适包裹了他。他任凭力量全然地涌出身体,如同第一次高高地跃过城市的钢铁树梢。白色的世界接踵而至,他静静地等待着氪星的辉煌和堪萨斯的天空在其后出现。


02.

绝对没有什么比这更尴尬的事了。和一个与自己唇枪舌战一天的脑袋空空的亿万富翁挤在一张尺寸缩水的双人床上。那娇生惯养的韦恩还把自己紧紧地裹在被子里,好像克拉克真的会按照路易斯说的一样“睡在他身边感受他的分量”。他的超级听力能捕捉到公子哥毫无睡意地眨着眼睛的声音,视线一个劲地往克拉克这边飘。


“算了,太变扭了。”他不会轻易屈服,但或许可以说服韦恩和他猜个拳,输的人睡到大厅的沙发上去,这样他还有一定概率可以摘了眼镜,不用担心哪次翻身把脆弱的眼镜腿压碎再抽出一部分薪水。


“你也这么觉得?”韦恩用依旧混蛋的语气回应,仿佛和一个记者能有共同见解是件多让人吃惊的事。他在白天救了韦恩一次,不管是谁在打韦恩的主意,他在接下来的航行时光内可能还要再救韦恩好几次。瞧瞧这傲慢的花花公子是怎么报答他的,“书呆子”、“端盘子的”、“十足的穷光蛋”、“乡巴佬”,最后还抢走了他的那部分被子,理所应当得整艘游船都原本应当属于他。他好奇韦恩除了泡妞和嘲讽还能做些什么?


比如在听到尖叫的时候弹跳着坐起来?


他在接下来的1分钟内改变了自己对韦恩的大部分认知,好吧混蛋的那部分除外,然后不得不接连救了他两次,射出热视线,在手榴弹被丢进屋子里时狠狠地扑倒他把他罩在身子底下。韦恩的脊背撞上地毯时发出了一声闷哼,让克拉克不由地感到得意,他看起来摔得真够惨的,昂贵的丝绸睡衣也救不了他。


事情就是这么简单,世界最佳拍档认出了彼此,并肩作战击退了来自异世界的敌人,有点艰难,但不是太难。伟大的友谊揭开了新的篇章,而故事的征程才刚刚开始。


他用四马赫速度剥光了蝙蝠侠,制服的暗扣比他想象的更难找,潜藏在幽暗诱人的地方。他没时间欣赏,只是给再次暴露在白日之下的人类穿上沙滩裤,披上一件浴袍。韦恩在他满嘴跑火车的时候趴到栏杆上吐了起来,很好,韦恩在路易斯心中的形象又丢了10分。


他真享受韦恩看着自己时不可思议的目光,谁还能让他露出这样的表情?


“粉色带爱心的沙滩裤,这就是你的品位,恩?”


“但是你得承认这件睡袍和你眼睛的颜色很相称。”


他看见韦恩的眉头跳动了一下,像被噎食物噎住了说不出话来,只过了仅能让超人注意到的片刻,他又换回了讨人嫌的布鲁西的冷淡伪装。


“这只是一件普通的睡袍,穷小子,大概也就是你刚刚买不起的档次。”


我知道,克拉克心想,我知道。


03.

苏维埃的巨人在红太阳熄灭的那一刹那只消一跃就冲破了地下室薄如蝉翼的屋顶,他像一架整个星球能拥有的最好的战斗机一般悬停在莫斯科的夜空下,即使没有每日照耀着工人的太阳,他仍然披回了外星人的铠甲。他看上去毫发无损,毫无疲倦,更近乎于刚刚加入一场战斗。


超人俯视这一带,城市的灯光被模糊在密集的雪片中,正下方那只大蝙蝠最引以为傲的斗兽场即将成为他自己的坟墓。神奇女侠将他打翻在地,人类的躯体如何也无法轻易承受天堂岛公主愤怒的一击。他仰面倒在地上,面部的盔甲出现了一道裂痕,眼睁睁地戴安娜运走发电机并发出了有些挫败的喊叫。


这个黑衣的无政府主义者在制服里加了一层铅,超人无法透视他的伤势,但他一定伤得很重。不是无法治愈,只要几个小时的脑科手术,莫斯科银行的一份工作就会等待着他。他会加入超人领导下的完美秩序的世界,没有饥饿,没有失业,没有犯罪,甚至没有失眠。


“放弃吧,蝙蝠侠,”他慢慢从空中降下,如神祇如造物主,面对区区落单的人民的敌人,“没有小道具了,再也没有太阳灯和魔法索套了,别再耍花样了,你所有计谋都失败了。为什么要选择错误的道路,你可以在莫斯科有个稳定的生活。”


“是吗?”那只蝙蝠懒懒的回答,仿佛是躺在阴湿地下令他舒适的大床上。他抬手摘下自己破碎的那边面具,露出带着淤血的半边脸。


那张在被绑在铁轨上的绳索中救下后露出感激的神色,那张固执又坚忍,那张他最熟悉,最信任,对之倾诉苦恼与迷茫的脸。


“布鲁斯?”超人的脚步后退着重重地印进厚厚的积雪里,像一个醉酒的踉跄的人,他不可置信地看着蝙蝠侠,被背叛的苦痛撕裂了钢铁的心,本能尖叫着抗拒,他有多久没体会过这种感觉了,恭维的人们围着他转模糊了他的感官,他盯着他日夜思念的脸,“蝙蝠侠在哪?蝙蝠侠跑哪里去了?他答应你了什么布鲁斯?你为什么要听命于他?”


那恶魔的嘴唇张开了:“就在这。”


传说蝙蝠侠是上千个被害的持不同政见者的集合,如同黑暗鬼魅,传播腐朽思想,侵蚀人心。有人说他是一个鬼魂,有人说他是无数人,有人说他能同时出现在苏联的各个角落。他听到过蝙蝠侠的心跳,他倾听过布鲁斯的心跳,他比对过心跳,布鲁斯绝无可能是蝙蝠侠,除非他有能力控制心跳,除非他真的是……


除非他是蝙蝠侠,所以他能。


“得了吧,超人。”布鲁斯用慵懒的蓝眼睛看着他,就像集体农庄中的被风吹拂摇摆的麦浪,他怀念儿时人们和善的眼神,更少的畏惧,更少的崇敬,像看一个普通人,”你一定知道我宁可为了理想牺牲自己,也不愿成为你那可笑的超人傀儡终老一生,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在和你交手之前吞下一枚炸弹?“


“哦顺便一提,是彼得背叛了你。”他向超人丢出言语的铁钉好将他钉在地里,然后用人类的名字呼唤超人,按下按钮,“再见了,克拉克。” 


04.

04毫不意外地被lofter屏蔽了

04请点我


05.

他终于又看到布鲁斯的脸了。钢铁头盔在他手下如泥土般被轻易捏碎,只是轻轻一推,盔甲里的老人就向后退去,他的脊背狠狠撞在雪夜里曾经带来温暖的电灯杆上。超人看着这张脸。在白发之下,在皱纹之后,在岁月的流淌下。他没有很多时间来看它。他可以随时飞到地球的某个角落,他遵循着总统的命令去过世界的很多角落,他像一个飞行器,穿梭在每一片大地上的天空,被操纵着忙碌于挽救生命和服从政治之间。他没有时间来看看这张脸。


尽管布鲁斯的五官还因撞击扭曲着,肩膀和大腿布满撕裂伤口,腹部的捅伤离完全愈合还有很远,但他看上去好极了。比前几年好得多。那时候布鲁斯的一部分随着蝙蝠侠的退休消失了,哥谭和他一样糟,滑入无尽的争斗、黑暗和暴力之间,一个稳定不安的世界中不引人注目的时代缩影。当然,他总是和哥谭紧密相连的,蝙蝠侠即是哥谭,即使黑色披风斗士隐退,灼热和渴望仍潜藏在红酒,誓言和年龄的重压下,等待机会突破这具躯壳。克拉克隐隐地知道这一切终会发生,蝙蝠的灵魂重新占据他,如同以往的每个朝夕,那时他们还活跃在凡人的头顶之上,飞跃田野和山峰,城市和灯塔,来回于每一颗闪耀的星星和等待着他的小小行星,然后继续对抗永不休息的超级罪犯们。那时的超级罪犯们比现在凶猛却不及现在可怕,后继者们紧抓持强凌弱的理所应当和无止境的恐惧塞入狂风暴雨中迷惘游荡的心。他们曾经夺走过装满炸药的女式手提包,阻止过满心只想要养家糊口的可怜人儿运送货物,把自己挤进即将爆炸的巨大机械中抢出化学品,希望和光透过英雄们的披风洒向地面。而如今,他们中的部分人仍穿着那套戏服,沉甸甸的分量在几十年中渗入每根血管,哪怕隐藏在普通人的假面后,标志仍刻于胸前。


蝙蝠侠一如既往地给哥谭带去秩序。那时超人恳求着太阳的力量将自己从死亡的深渊中带出,他飞不动的身体在电磁辐射和闪电的轰击中破碎,皮肤像皮套罩在骨架之外。他从高空坠落,狠狠地砸在地面,骨骼咔咔作响,关节断裂。上一刻他还飞得迅急追逐核弹,下一刻他的尖叫无人可闻。但他终究还是从核爆中回来了,无事发生过般回到了跳梁小丑们的身边,他以为他在让美国变得更好,即使作为一件政治家的好用工具,在超级大国的战争中被压的嘎吱作响。他回到自己的窄小房间,看着新闻,想象骑士与马匹从黑暗中冲出,洪亮坚定的嗓音响彻每一个人的胸膛,紧随其后的是蹄声和脚步,散落在街头的无数灵魂先是被撕散,又聚拢,像洪流,像海洋,像一座历经磨难但依旧美丽的历史悠久的城市的象征。


他看着这座城市的守护者,听着他如雷的心跳以及远处直升机和士兵的喧嚣。他们在讨论杀死蝙蝠侠,他们尝试了几十年,但他们从未成功,他们也曾想要杀死超人,他们尝试了几十年,他们成功了一半。螺旋桨切割着雪片,在罗宾的银色坐骑上空巡回,特警顺着软梯爬下,迫不及待去践行自己的理想。克拉克见证了这幕戏剧的无数次重演。他在异国的战场上轻而易举地折断飞机,毁坏战舰,举起坦克,钢板在他的手中弯曲,子弹击打到他身上又弹开。他在枪林弹雨中站立,凡身肉体的年轻人在怒吼和恐惧中倒下,满是破洞的尸体堆叠在寸草不生的地面,来自两大超级大国的人在死后反而比生前更亲密了,他们的手脚交叠,血液一同渗进软土。他想自己在年轻时一定忍受不了这些,这么多死亡在他眼前发生,而他无法阻止。每一年他们都变的更加渺小,在自己开启的无法掌控的冷战机器中瑟瑟发抖,每一年他们都对昔日英雄更加憎恨,以憎恨为软布擦去苦痛的泪水。他们仰慕又畏惧着伟大的人,一个伟大得如一座城市的人,衬得仰视者微小如尘土。


这座城市又狠狠地给了他一拳,就在脸颊上,这很疼。于是他回击过去,用年老的蝙蝠侠仍能躲过的速度,在他的肩膀上方的电线杆上留下深坑。蝙蝠侠理所应当地攻击了他的跨部,他几乎要发怒了,但他克制住,如同以往每次两人清醒时的交锋。超人的拳头捶在被护甲覆盖的胸腹,力度刚刚够折断几根肋骨。他听到脆弱骨头折断的熟悉声响,击打在他的心口。有那么一阵子,布鲁斯坐在地上不动了。克拉克紧张地扫描他,手腕碎裂了,肋骨移位但没有戳刺进什么重要器官,他只是以有些扭曲的姿势靠在那根歪斜的电线杆上,披风边缘扫过倒下的垃圾桶,里头的被丢弃物早已在他们的战斗中被铺开来,延伸了一两米。一座混乱城市里最罪恶的角落的公共设施。克拉克分心地想。他怎么之前都没注意到这里还有个垃圾桶。


布鲁斯最终还是挪动身体尝试站起来,他在绝不放弃这方面总是很出色的。(手动斜体)来,尝试打倒我。他穿着黑色运动裤,赤裸着上半身,眼眸里的严肃混杂了一些狡黠。克拉克看着他,即使暂时失去了超能力,他也清楚记得布鲁斯还未从手臂骨折中恢复。我不能,他说。你要学会作为一个普通人的战斗方式,布鲁斯说着就像他袭来,优雅敏捷,胸部的肌肉群打开,三角肌隆起,光裸的脚掌拍打在训练室的地板上充满节奏感。那么美丽,他想,仿佛连伤疤都跟着布鲁斯起舞。他躲开这个攻击,但因为丧失了超级速度而趔趄了几下,布鲁斯抓住这个机会,击打向他的腹部。克拉克在最后关头抓住了他的手臂,想借力将他甩出,但后者轻巧地着了地,以猫科动物的姿势蹲伏在地面上,汗水在他的身上闪闪发亮。拉奥,你真美。克拉克说。布鲁斯皱了皱眉头。集中注意力,他不满地说,你还需要接受很多项训练。但是他又忍不住得意起来,如果你能打倒我,我或许会给你一个奖励。(手动斜体)


他突然听到属于昔日英雄的熟悉声音,在他陷入昔日回忆的思绪和铺天盖地的大雪中。但蝙蝠战甲的酸液转移了他的注意。他知道蝙蝠侠总有小谋算,也经常能赢。那次布鲁斯也赢了,但克拉克还是得到了他的奖励。在爆炸蔓延开的氪石粉末中,他觉得虚弱,疼痛从内而外噬咬着他,在一片眩晕中,有什么他一直在聆听,在这漫长的岁月里,不管在地球的哪个角落,从未停止寻找的声音,突然改变了节奏。


“布鲁斯…你的心脏…”


06.

绳索在布鲁斯的手中绷紧,牵着他在大厦间飞跃,克拉克紧跟着他,风声从耳边呼啸而过,多么令人怀念。他简直快乐地要笑出声来,同时他从布鲁斯身后看到了他弯曲的嘴角。


“你在笑。”他指出,好像自己的脸上没挂着傻笑。好像身后没有追着几百个外星人似的。


“我在笑,怎么?”布鲁斯朝另一栋大楼抛射出蝙蝠绳索,拉着自己急速向前。


“蝙蝠侠在夜晚巡逻时可不怎么笑。”他回忆起一直交织在自己生命中的漆黑身影,脸上的笑意更大。


“你倒是比我记得更牢。”


卡尔跟上他因为重力忽快忽慢的节奏,就飞在他斜后方两米的位置。布鲁斯扭过身用空余的手丢出两枚烟雾弹,动作流畅地如同一千年前,那些追击者发出怪异的咳嗽声,显然是被拖慢了脚步。


“适合他们身体的配方。”布鲁斯朝前面眨眨眼,卡尔知道他知道自己能看得到。


“而且不会杀死他们。”卡尔笑着靠近黑暗骑士,他们的飞船就在前面了。


他突然觉得背上一阵钝痛,头晕随之而来,不是红太阳也不是氪石,但在广阔的宇宙中有其他东西能让超人失去能力也不令人吃惊。他开始坠落,但是他并不心慌。一条胳膊伸了过来,穿过他的腋下,他的躯体就靠在另一具躯体上了。他体验着绳索带来的加速度,安心与甜蜜的目眩。布鲁斯确实如他所说的一点也没老,他轻松地带着克拉克穿越重重障碍,回到了飞船上。


他们站在舷窗前,玻璃外是离他们远去的星球,橙色的海洋覆盖着它,蓝色的陆地点缀其间,在蓝色的大气层的包裹下,美丽如一颗宝石。远处燃烧的恒星伴随着星光也在慢慢变小。布鲁斯轻轻地将手放在克拉克的背后:“你没事吧?”


“我已经完全恢复了,”他拉过布鲁斯的手腕,把嘴唇印在后者柔软的嘴唇上,文塔克兰苹果酒的醇香浸泽了他。“我真高兴你还能轻轻松松地捞起我。我的重量可是一直都变呢。”


“你不该小瞧我,”布鲁斯在领子上摸了一下,头盔恢复成液态顺着他的脸颊爬落,露出因刚刚的战斗仍带着兴奋的神色。他拨弄着卡尔雪白的头发梳起的马尾,把两人的额头靠的更近,“但不论如何你应该更小心,下次我们有必要制定更详细的计划。”


“你真是越老越温柔了。”卡尔感叹,他尤记得他们最初站在太空中瞭望地球时争锋相对的话语。


“可不是嘛。都过去多久了?现在都是几几年了?”


“现在是太阳历3429年,如果你真的想知道的话,”他回答,头向一侧歪了歪,那个方向的桌上躺着密封金属盒,“但那颗行星绝对值得探索。高级智慧文明,相似的生态系统,一样的贵金属。”盒子里的密封容器里是他们刚刚收集的土壤和金属样本。


“这意味着我们对探索地球的发展轨迹更近一步。”布鲁斯拿起箱子,走回自己的房间,卡尔紧随在他的身后,滑门在他们面前打开又合拢。


布鲁斯的房间看起来温馨舒适,恍惚间让人以为回到了韦恩大宅。墙上挂着韦恩夫妇,潘尼沃斯和韦恩后人的画像,异星水晶在天花板上折射出柔和的光,所有的家具看上去都历史悠久,又在柔软皮革和布料的包裹下显得亲切。布鲁斯走到钢琴边,液态手套流回手腕上,他的手掌已经被时光历炼得厚实有力,那灵活的手指在琴键上舞动,几个音符过后,摆钟翻转露出了一扇门。他的实验室。布鲁斯现在的蝙蝠洞。布鲁斯爱死了暗门,卡尔早就看出来了,当他发现布鲁斯在这艘没有其他人能轻易登陆的飞船上还设计了暗门时,他平静地接受了。是的,他们仍旧有各自的房间,保有各自的隐私,尽管他们也经常去对方的房间过夜。卡尔喜欢布鲁斯的房间里地球的感觉,喜欢地球织物摩挲在皮肤上,人类躯体依偎在怀里。


“你要来一起做实验吗?”


“不了,我还有点事。”披风暗袋沉甸甸的,拖着他向后退去。


“你的银河系生物欣赏指南?”


“是的。”卡尔不好意思地笑了,这差事和他伪装成人类时的工作有点像。他把旅程中遇到的形形色色的生物都画了下来,它会成为一本不错的儿童读物的。他们也许会在某一天把自己的见闻和研究成果都带回地球,人类值得最好的。


“去忙吧,卡尔。”布鲁斯闪身进了他的洞穴,而卡尔回到了他的堡垒。


他环顾着自己的起居室,这里的确太外星太孤独堡垒了,白色的金属看起来总有些不近人情,他或许可以在下周换一个风格。反正他们有大把的,大把的,花不尽的时间。


但眼下他有要紧的事要做。


布鲁斯进来的时候他正要把它放进盒子里。他听到脚步声,匆忙地合上盒子,用超级速度把它远远地放在一边。他捏着画笔,假装已经在一头长着天鹅翅膀的犀牛上花了很大功夫,心却跳得砰砰作响,他怀疑布鲁斯是否能听到。


布鲁斯凑了过来,但他只是扫了一眼桌面附带那个盒子,就把注意力全集中在卡尔的画作上了。


“他们的翅膀上有更多纹路。”布鲁斯小声地提示,“头顶的角也可以更大。但总体来说,画得还挺像的。”


他们到达另一个行星是几天后。


“你会喜欢它的。”卡尔向布鲁斯保证。他还在几光年外就在等着这一天的到来。


他们拎着野餐盒子,走下舷梯,走进这片草地里。两个月亮给及腰的野草铺上浅浅的金。微风拂过植物们沙沙作响,奏响堪萨斯的麦田曾演奏过的乐章。他们散步到一个小池塘边,那里的野草更加低矮。


卡尔盘腿坐下,但口袋里的盒子有点硌着他了,于是他又伸直了腿。布鲁斯也跟着在他右边坐下,他打开野餐盒拿出三明治慢慢地嚼,伸出舌头把溢出的酱汁卷进嘴里。卡尔也尝了尝他们的晚餐,布鲁斯的手艺真的长进了不少,当一个人拥有太多的时间时,他甚至会挑战自己最不擅长的领域。


月光温柔地洒下来,不知名动物的鸣叫在远处响起,微量舒适的空气拂过他的躯体,而与他相识了1500年的骑士坐在草地上,在这个世界的最中央。“布鲁斯。”他喃喃地说,同时感觉口袋的布料更紧了。


他的手摸索着伸向自己左边的口袋。但是有人更快。布鲁斯迅速地把手里的三明治塞进嘴里,身子靠过来重重撞在卡尔的胸口,他的手绕过卡尔的腰把那个小盒子从紧绷绷的裤袋里取了出来,在卡尔能说出任何阻止的话语前打开了它。


一对银制的戒指。光滑的表面泛着远处天体的光芒,戒指内圈刻着他们的名字。卡尔-艾尔和布鲁斯•韦恩。


这就是他们冒着被外星人攻击的危险路过那颗星球的原因了。因为一个怀旧的氪星人。


卡尔看着布鲁斯打开盒子,并且翻转过来,把开口对着自己。


“卡尔-艾尔。”他的眼线睛在夜色里也是发着光的,“你愿意与我结为伴侣吗?”


他们的头顶上,星屑的河流奔涌而过。


07.

“你们之间的小矛盾简直烦死我啦,”这个来自五维世界的生物摇头晃脑地说,“超人和蝙蝠侠,你们契合得就像光明和黑暗。给我记住了,你们的感情是维系所有宇宙的关键。你们相遇,你们搭档,你们争吵,但你们合作的次数,总比对立多上那么多。“


00.

白光褪去之后,他又看见了布鲁斯。这不是他的布鲁斯。他如此不同,又如此相似。


“布鲁斯?”


克拉克看向他的眼睛,在那里每一个灵魂都在激烈地碰撞,涌动,诉说他们光辉的一生,披风斗士的传奇。


“欢迎来到这个世界,克拉克。”


布鲁斯•韦恩说着,把他拉进怀里,给了他一个黑暗骑士能有的最柔软的拥抱。



END



*02-06的故事背景分别来自老斜线年刊1,红色之子,公众之敌,黑暗骑士归来,世世代代。所以官方给的梗真的不怕不够用啊!特别是年刊1!舞草大超把老爷拖走时老爷还穿着蝙蝠衣啊拖回来就只有浴衣了!脱蝙蝠衣的感觉好不好啊大超!还有画满爱心的沙滩内裤!明显就是大超给老爷穿上的!真是my dog eyes放过我拜托!07那句话是捣蛋鬼在老斜线说的,两人的感情是维系宇宙的关键,捣蛋鬼先生真是superbat大手我服的!


FT:这篇其实是N52超死后的两天后就想写的,结果拖拖拖,我的拖延症真是没话说啦……你看,这真的不是刀,他们从来不曾死去,超人和蝙蝠侠,他们是不死的,他们象征着一些更宏大的东西,关于正义,关于承诺,关于永不放弃,这些精神是永远不会被磨灭的。他们比我们诞生得更早,在无数的平行宇宙遨游,无数的时间线中历险,当我们老去,他们也许还依旧年轻,他们的故事也将被继续传颂下去。N52超也是一样,他或许不是最受欢迎的超人,但管它呢,我爱他!我也相信他是不死的,他在我们心里活着,也会去一个专门属于超人的地方,本着这样的私心,就写下这个故事啦~(当然我相信N52超绝壁会回来的wwww



评论(9)
热度(164)

© 杯茶杯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