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茶杯茶

喜爱小甜饼,治愈和肉。Superbat, Rinch, Spirk, DW, Halbarry, Sentinel...欧美圈大坑墙头跌打滚爬。想写出好吃的肉和好看的文XD

【Superbat】圣诞颂歌

圣诞快乐,蝙蝠侠。总有几个宇宙里,你能够快快乐乐地过次圣诞。

 (被圣诞相关漫画虐得不轻来治愈治愈的我)


如果有前文:

在某年的圣诞节,克拉克透过反射着室内灯光的玻璃窗,看到了站在大雪里的蝙蝠侠。

 

“真不敢相信我就被你骗来这儿了。”嗡嗡的传送声停止后,蝙蝠侠和超人并肩站在瞭望塔的迎客大厅内,屋顶不断闪烁的彩灯让义警眯起了眼。这有点太过浮夸了。

 

“骗你来?嘿你可是打赌输了好吧。我可看不出你来瞭望塔有什么不对的?”

 

布鲁斯直接无视了他,他抱着胸环视整个大厅,这可真是红色和绿色的海洋,彩带绕满了整个屋子,上面还点缀有铃铛和藤条,他们还知道避开正义联盟的发展历程照片,棒极了。天花板下飞满了圣诞老人、驯鹿、雪花和礼物,真是全息投影的好用途。

 

“这都是怎么回事。”他冷冷地发问。

 

“圣诞快乐,布鲁斯,如果你还记得地球上有这样一个节日的话。”超人松开放在他肩头的手,向趴在梯子上和浮在空中往高高的圣诞树上挂糖果的其他成员挥了挥。

 

“罪犯可不过圣诞节,克拉克。现在,恕我失陪……”

 

布鲁斯转身,一根长长的手臂伸来,围着他绕了两圈。

 

“瞧瞧谁来了~!蝙蝠侠!蝙蝠侠来了~”

 

“塑料人。”他咬牙切齿地扔出警告。

 

“愿赌服输,B,你已经错过好多次圣诞节派对了。沙赞和绿灯在执勤,我们都在瞭望塔里,没什么可担心的。”

 

“哇哦,克拉克!你居然真的做到了!不敢相信!不敢相信!太了不起了!”一道红色的影子闪到他们面前站定,沃利手里还拿着等着挂上树的糖拐杖,他拆开包装把拐杖塞进嘴里,嘎嘣嘎嘣地嚼着说,“我说了什么!啊哈!打赌胜利!我得去和比利说说,中城新开了一家餐馆!”

 

“欢迎来瞭望塔过圣诞节,布鲁斯。”黛安娜落在地上,她拍了拍塑料人,缠着布鲁斯的手随即放开。

 

黑暗骑士在心中长叹了一声。队友们的笑脸和哥谭的夜晚在他面前交错。他开始觉得不安。蝙蝠侠可从不过圣诞。

 

“你们是要唱唱歌,跳跳舞,闹腾到太平洋时间的第二天?”

 

“不,没那么普通,其实…我们组织了一个小活动。我们邀请了一群孩子共度平安夜。”

 

蝙蝠侠挑起一边眉毛,在面罩下他看起来依旧毫无表情:“小活动?你的主意,老好人?”他看向局促解释的克拉克。

 

“不,是我的主意。”亚马逊公主挺身而出,“孩子们喜欢联盟。我只不过把这个消息发在网上,你真该看看消息扩散的速度。”

 

“我只是惊讶于家长们心这么宽。这可是大活动。下次记得提前报备。”他算是妥协了。他还能说什么做什么?泼上一大桶冷水?毁掉朋友们的圣诞计划?他敢肯定一大群闹哄哄的小朋友们已经在集合的路上了。

 

只是他不该属于这里。他属于闪着金属光泽的瞭望塔,而不是红红绿绿的瞭望塔。但他或许有权利呆在这里,在哪个孩童的异类制造出麻烦前阻止他。

 

“来吧,让我们去装饰好圣诞树。”克拉克拍拍他的背,把他带到圣诞气氛中去。

 

他们找了两把梯子,布鲁斯爬上其中一把,克拉克爬上另一把。黛安娜一边告诫着不许偷吃一边推着沃利去检查餐具。

 

克拉克的脑袋就在布鲁斯的对面,他的手肘随着他的动作在巨大的松树枝中时隐时现。

 

“你知道你可以用超级速度把他几秒挂完吧。”

 

“也许吧。”克拉克说,他的脸大约贴在树上所以声音听起来闷闷的,“但是和朋友一起装饰一棵树要有趣得多。这种感觉很好。我享受当人类的感觉。”

 

“这纯粹是在浪费时间。”布鲁斯说,但他还是把一个铃铛别在了一根树枝上。

 

“我以为我们就这个问题已经争吵过并达成一致了。享受圣诞,布鲁斯,正是人类的身份将我们联系在一起的。①”

 

我不能休息,阿尔弗雷德,我忙着呢。小布鲁斯低垂着头走下楼梯,他的手里还捏着看了一半的厚厚的书籍。他满心只想着速战速决,快点回到自己的任务中去。圣诞树下堆着厚厚一摞礼物。他默然地检视每一件。滑雪橇,自行车,棒球套,汽车模型,这些颜色都不错,但是比起娱乐他还有更紧急的事要做。他现在要回去了。然后用锡箔纸包装的那一个礼物被打开了。哦,哇啊…天哪!是灰色幽灵飞行套装!②“在罪恶横行的黑夜里,一位英雄却在默默地捍卫正义。拥有邪念的人们。小心点儿。在你们身后将随时出现,灰色的幽灵!”这是最棒的礼物了!从小就出现他幻想中的,梦寐已久的,酷毙了的英雄公仔。他举起那架飞机,机翼呼啦啦地被空气托举,飞过河流,飞过山脉,飞过城市,飞过……托马斯与玛莎的肖像。他们微笑着,一言不发。

 

飞机迫降了。他的最后一个圣诞节也结束了。

 

他得回去。回到自己的世界中去。哥谭在呼唤他的医生,骑士,爱人。那里的平安夜寒冷,潮湿,孤独,而现在太过于温暖,舒适,吵闹。

 

他的手因为思绪停了停,小彩球的绳子从他手里滑落,他捞了一把但是失败了。小球掉在地上,发出了轻不可闻啪的一声响。

 

如果蝙蝠侠在执行任务,他没能抓住绑着人质的某一根绳索。

 

“别担心那个。我每年都要摔好几个啦。哪怕摔坏了也不要紧,我们还有一打饰品。”

 

克拉克在布鲁斯行动之前就往下挪去,四百多磅的钢铁之子踩在防滑踏板上,铝合金结构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梯子在他跳到地上去时剧烈摇晃了一下,但还是稳稳地立在那里。

 

他把小圆球穿回绳子交给布鲁斯。他们的指尖在空中接触。

 

“我们都还需要训练。”蝙蝠侠说,这次他成功地救下了被绑架的可怜虫。

 

他们调试完圣诞树上的小灯泡后搬走梯子。黛安娜向布鲁斯抖出他们藏了掖脸好几周具体安排,然后带着他查看每一处的准备。

 

一小时之后,传送机的灯光亮起,红色的闪电又一次扫过大厅,把所有缺少了点什么的墙面都点缀完。绿灯侠和钢骨出现在这台高科技设备的两端,中间是外貌年龄各异的孩子们。他们有着颜色不同的皮肤,形状各异的发型,胖胖瘦瘦,高高矮矮,但无一到达约翰的胸部。坐在轮椅上的男孩和戴着助听器的女孩在人群中尤为显眼。

 

除去所有的差异,来自地球的孩子们的表情几乎相同。他们的张大了嘴,眼镜瞪得圆圆的,发出来呜啊的一声感叹。有雀斑的脸,晒的红红的脸,藏在眼镜后面的脸,带着疤痕的脸,此刻都被惊讶点亮了。他们的叫声又细又响,回荡在半圆的大厅里,把超级英雄们包裹了起来。

 

“天哪!”“超人!”“蝙蝠侠!”“神奇女侠!”“闪电侠!”谁都没法轻易让孩童安静下来不是吗,他们齐刷刷地大喊起来,这个二三十人的小方队跑散了,各自冲向自己最喜爱的英雄。约翰变出一只带有长长手臂的大熊去拦住他们,但仍有几个冲在前面的小家伙们落在自己的偶像身边。

 

超人得到黄皮肤的女孩子。他看向周围的伙伴们。除了塑料人,其他人都收到了孩子们的热情。一个纤细的男孩在蝙蝠侠前面停下,他看上去那么小,还不到蝙蝠侠的腰的高度,但他跑的够快。克拉克的注意力被布鲁斯看向男孩的那一瞬抓住了。他有那么点担心。

 

蝙蝠侠露出了微笑,他蹲下身,把那个男孩搂进了怀里。男孩细细的手臂立刻攀上了蝙蝠侠的肩膀。他的半边身子被斗篷遮住,像一只被黑色翅膀庇护的小鸟。

 

“欢迎来到瞭望塔。”蝙蝠侠温柔地说。

 

“哦天哪天哪。蝙蝠侠!蝙蝠侠!很高兴见到你!我是布莱恩!我可以看看你的蝙蝠镖吗?还有蝙蝠车蝙蝠摩托蝙蝠战机!我可以要个签名吗?可以合影吗?我可以问问题吗?”

 

男孩的脸蛋激动得红扑扑的,他从蝙蝠侠的肩上抽回手,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纸片和一只圆珠笔。那张纸因为他的跑动皱巴巴的,笔的长度还不及蝙蝠侠的手掌。

 

“蝙蝠侠的装备,可是个秘密,但签名…”他接过那只小小的笔,纸上多了一个蝙蝠的形状,“没问题。”

 

布莱恩伸出双手,但险些没能用颤抖的手指抓住它。他不好意思地回望高大黑色的英雄。小小的胸脯随着深呼吸上下起伏了两下。

 

“呃,蝙蝠侠,我只是想说,你真的酷毙了!你是我心中最棒的超级英雄。我希望…”他的胸腔又起伏了几下,像是在下定决心,“我希望能成为和你一样厉害的英雄。”

 

“你会成为一个了不起的人。”蝙蝠侠用带着爪子的手揉了揉男孩的头发,这双手套突然看起来非常柔软,“现在回去排好队,还有好多惊喜等着你们。”

 

“哇塞,谢谢你,谢谢你大蝙蝠,我是说,蝙蝠侠!过会儿我还能找你聊天吗?这有点不好意思。但我真的太崇拜你了。”

 

“你可以在自由活动的时间来找我。相信我,机会有的是。”他把手缩回斗篷下,又恢复了经典的蝙蝠侠站姿,只是略略弯了些腰,好离那个冒着兴奋劲的大脑袋近一些。

 

布莱恩露出了大大的咧嘴笑,他还在换牙呢。他在原地晃了几下,沐浴在充满羡慕的目光下跑回了孩子群里,站定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转过身盯着这个方向看。

 

联盟成员实带着排成一溜的孩童们,按设计好的路线挨个参观瞭望塔允许开放的房间,他们省略了一部分残酷的现实,向孩子们介绍正义联盟的发展历程。一路上科技前沿的设备和交互性的介绍方式让孩子们哇个不停。但就人类幼体的标准而言,他们算是相当守秩序的。他们在惊呼之后都认认真真地,满脸严肃地听完每一处讲解,没有聊个不停,没有四处乱跑,除了个别几个小家伙故意放慢或加快脚步,走在自己最爱的英雄边上。

 

他们花了一阵子兜完了一圈。把复杂的事解释地通俗易懂还要带点趣味性可不容易。好在塑料人糟糕的幽默感和能屈能伸的肢体终于有了用武之地。他当然不会承认自己提前写了稿子,但不论如何小听众们确实都频频点头,也时不时地随着他夸张的表述笑成一片。

 

自由活动时间一到。他们就像浪花一般流开了。每个英雄都得到了一堆孩子。克拉克拥抱了每一个人,他离开地面几厘米又落下,还抓过一个小礼盒把它冻住,用热射线凿了头小鹿。他能听到黛安娜又给孩子们讲起了天堂岛的故事,货真价实的神话。约翰用灯戒投射出宇宙中的各色生物比全息投影更加逼真。沃利在快速地和每个人击掌。帕特里克把咯咯笑着的孩子们缠在一起。维克多只吆喝了一声,就有一群追随者奔向了他的xbox,游戏的魅力哪怕在外太空也叫人抵挡不住。他们还上演了合技,超人和神奇女侠在空中跳了段双人舞,来了段临时情景剧,绿灯侠负责布景,钢骨负灯光和音效,默契又完美。他们就飘满满的欢呼声的上头,驯鹿和圣诞老人的下头。快乐涌动,连游戏机都被按下了暂停。

 

那么蝙蝠侠又在干些什么呢?他没有超能力能够展示,没有笑话能够引出欢笑。他只有停在蝙蝠洞里的那些设备,还有隐藏在头盔之下,制服之内的大脑、肌肉和心脏。

 

他当然不会来段街舞或者杂技。但是他也是被围住的。

 

轮椅男孩乔治亚是在这一轮第一个搭上话的。他礼貌地问了好,随后表达了对蝙蝠一家的敬意。他曾经行走过,奔跑过,跌倒过,爬起过,绝望过。但失去能够站立的双腿可不意味着失去梦想不是?幕后工作和并非肢体健全的英雄们在颤抖恫哭的夜晚往他的体内吹入了勇气和希望。他讲起故事时仰着张比其他人更成熟的面孔,紧紧地捏住了蝙蝠侠的手。除了布莱恩和乔治亚,还有五六个孩子争先恐后地讲述自己的经历,他们无一不是被蝙蝠侠所鼓舞,渴望用稚嫩的肩头承担责任。义警在他们心中仿佛比起恐惧的化身更像骑士,他在黑暗中骑着马匹而来,挥舞正义的旗帜,孩子们闪闪发亮的眼眸里,透着蝙蝠侠全然光明的形象。

 

你辛苦营造的噬人的鬼魅去哪里了?蝙蝠侠总是静静地听完他们的往事,做出评论和鼓励。他没有太多说话的机会,孩子们叽叽喳喳的欲望让人不忍打断。但蝙蝠侠每次一开口,他们就会顿时安静下来,神情严肃认真仿佛要把每一句话语都背诵下来。有的孩子已经忍不住把圣诞礼物都拿了出来,蝙蝠状的毛绒玩具,一封真挚的信件,还有来自家乡的美味。

 

这些美味当然不能与长桌上的圣诞大餐相提并论。经过道道工艺烤制圣诞火鸡是今晚的主角,烟熏火腿,三文鱼,麦香银雪鱼佐以多种新鲜蔬菜,圣诞蛋白饼干,圣诞布丁是今晚的甜点。每个坐在长桌边的超级英雄都被小访客们隔开了。他们的吃相出奇的好,他们可是在自己的偶像身边。每个联盟成员都致辞了几句,餐桌就融化在谈天说地的氛围里了。

 

“嘿,大家注意了。”戴安娜突然提高了声音,她沉稳的声音有如瀑布,霎时把一切谈话声都过滤去了,只留下刀叉触碰盘子的声响,“今天不仅是圣诞节,还是我们一位朋友的生日。让我们一起祝她生日快乐。”

 

戴着助听器的凯西站了起来,用羞怯的眼神向四面八方点头。她与同伴相比高大的身材显得有些微胖,脸上点点雀斑。她一开口就是怪里怪气的口音的英语“谢谢,蟹蟹你们”,但英雄们带头为她鼓掌。他们一起唱了生日歌,关灯后星辰和地球就在窗外闪烁。

 

他们平分了大大的三层奶油蛋糕。上面应景地点缀满红色的水果,圣诞老人和驯鹿。每个人都得到了一大块蛋糕。但他们谁也没动手,连沃利都忍住了。他们都在等待凯西下第一叉子。凯西拿起纸盘,但突然分出右手去拨动助听器。盘子歪斜了。不规则的蛋糕就从上滚落,掉在了她的腿上。

 

她小小地惊叫了一声,小脸开始涨红。沃利几乎是一瞬间反应过来,他拿起手里的蛋糕就丢向约翰。约翰的脸被正中红心,蛋糕碎屑就沿着他的鼻梁掉到了他的制服上。他也毫不客气地变出一只大手,捡起身上的蛋糕向沃利拍去。沃利飞快地躲开了,精致的高背椅上多了一块污渍。孩子们哄堂大笑,纷纷效仿他们的行为。帕特里克也不甘示弱,他的第一发瞄准了黛安娜,成功。他又用手臂组成了一张弹弓,瞄准了联盟领袖。蛋糕在弹力的鼓动下歪向一边,帕特里克松手,露出了狡黠地笑容。

 

但是那块原本应该飞向超人的蛋糕突然改变了轨迹,狠狠砸在蝙蝠侠的面具上。

 

他的眼睛被白色的奶油遮住了,碎屑在他漆黑的斗篷上拖下显眼的痕迹。

 

气氛在一瞬间凝固。超人能听到所有人的心跳都加快了。他们都在等待一向板着脸的义警会说些什么。

 

这可真是…尴尬至极。如果不是蝙蝠侠突然站起身。他的手臂一振,以丢出蝙蝠镖的犀利把蛋糕丢出,落在超人的左胸口上,就在S上面一些。“我猜它属于你。”口哨声和喝彩声淹没了他们。

 

这是真正属于孩子的时光,餐桌变成了战场,他们纷纷跳下椅子追逐打闹,黄色白色红色的蛋糕残骸在空中飞来飞去。糟蹋食物制造垃圾的狂欢平时连沙赞都不会允许,但是今天是平安夜,谁会去约束平安夜的快乐呢。

 

“你想要袭击个谁吗?来,告诉我。”沃利震动着跑到乔治亚身边。

 

“我自己来。”他开心地大叫着,把一块蛋糕精准的丢到布莱恩上衣的蝙蝠标志上,布莱恩瞪了他一眼,跑过来把整块蛋糕都塞进了他的领子里。

 

不管是大个子还是小个子,所有人的头发上,脸上,衣服上都黏糊糊的,超人的小撮刘海都被染成了白色,绿灯侠也不是那么绿了,神奇女侠应该改名叫神奇蛋糕侠,黑漆漆的蝙蝠侠战损最为明显,他的一侧蝙蝠耳顶了一大坨奶油,下巴处的奶油多的像一圈胡子。只有维克多幸免于难。“别丢我,别丢我,”他悲惨地大叫,“机器很难清洁,而且会坏的。”

 

他们如果就这么原封不动地把孩子们送回家,第二天家长们的谴责一定传遍网络。好在瞭望塔里不缺洗浴设备。

 

这才叫圣诞节。孩子们在他们的圣诞老人身边,收到了最棒的圣诞礼物。实物形态的圣诞礼物当然是随机的,韦恩集团赞助的正义联盟玩具和文具由各个超级英雄选出,被包装在礼品盒里堆在圣诞树下,等待被人打开。当他们准备送孩子们离开时,有一些新认识的朋友们已经在互相交换礼物了。

 

“谢谢你的礼物,蝙蝠侠。”布莱恩现在看起来镇定了许多。

 

“不用谢。圣诞快乐。”布鲁斯不确定他指的是他根本没参与挑选的礼物,还是自己一时兴起的签名。

 

戴安娜的呼喊声在传送设备边响起。孩子们的家人还在等待着他们一起跨过圣诞的午夜。

 

布莱恩紧紧抓住最后的时刻,布鲁斯能看出他想问些什么,小小的眉头皱在一起,他的问题就在努起的嘴边打转。如果是关于蝙蝠设备,他必须要谨慎回答。

 

“子弹真的打不蝙蝠战甲吗?”他最后问。

 

“有些东西永远无法被打穿。”蝙蝠侠回答。

 

传送机的灯光再次亮起,地面的孩子们重归地面。等到机械的声音消失时,满地狼藉的瞭望塔大厅显得寂静异常。瞭望塔的主人们短暂地商量了一下,决定享受这个夜晚,把打扫的任务留给第二天的自己。

 

蝙蝠披风的边沿又开始飘动起来,克拉克在布鲁斯能走到传送门前截住他,他的制服看起来很干净,但氪星鼻子仍然能闻到他身上带有蛋糕黏腻的甜味:“谢谢你愿意留下来和我们一起过圣诞。”

 

“愿赌服输,克拉克。”他又变回大众心中寡言少语的蝙蝠侠了。

 

“圣诞快乐,布鲁斯。”超人的手在斗篷后摸了摸,从不知哪的口袋掏出一个礼物盒。

 

布鲁斯拆开它,灰色幽灵。

 

“我们那个年代的记忆,哈?”

 

螺旋桨又转动起来,灰色幽灵坐在上个世纪的双翼飞机里,飞过河流,飞过山脉,飞过城市,飞出大气层,飞进了瞭望塔里。

 

“圣诞快乐,克拉克。”布鲁斯说。他也掏出一个小小的礼盒。

 

克拉克没忍住透视了一眼。

 

嘿,那可是一朵金灿灿的氪星玫瑰。

 

“圣诞快乐,布鲁斯。圣诞快乐。”

 

END

 

  1. 《超蝙年刊2》里两人就超人的普通人身份大吵一架,然后老爷承认了大超普通人身份的必要性。在巴别塔系列的《不合则亡》里,联盟成员被来自高维空间的生物分裂为超级英雄和普通人两个人物(就是每个人都变成两个人了),那次经历也证明了只有同时拥有两种身份他们才是完整的。
  2. 灰色幽灵是克拉克和布鲁斯小时候都非常喜欢的动画片。灰色幽灵也是布鲁斯在幼年最崇拜的偶像。蝙蝠侠后来的造型也受到他的影响。老版蝙蝠侠动画里也有一集讲他的。详细内容可以百度一下w

FT:谢谢能看完这篇文的你。梗来自于JLU#28(前不久有一个太太汉化过!)和绿太太的小红帽。以前也看到过一张图,就是所有人都在室内庆祝圣诞节,只有蝙蝠侠一个人在室外透过玻璃看着他们。感觉实在是太虐了!为什么不能让蝙蝠侠好好过一个圣诞节!!为什么每次都要出点什么事!能不能在某一个宇宙,某一年,他也能享受一次圣诞之夜,发现他在幼小的心灵里种下的希望,感受到人们对他的喜爱呢。本着这样的心情,码出了这篇文,算是送给大蝙蝠的一个礼物。总之,圣诞快乐,蝙蝠侠。

(白天实习晚上看二专只有熄灯后和在地铁上有时间写的我4天码完了这篇文……感觉谜之高产)


评论(37)
热度(203)

© 杯茶杯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