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茶杯茶

喜爱小甜饼,治愈和肉。Superbat, Rinch, Spirk, DW, Halbarry, Sentinel...欧美圈大坑墙头跌打滚爬。想写出好吃的肉和好看的文XD

【绿红】松饼闪电

这是从电脑里翻出来的以前写的东西2333灵感来自于某游戏。当时感觉不忍直视啊都没敢发,现在看看有种异样的萌感。这两天感觉没啥时间吐粮……发个以前的东西凑个数


正文>>>>

    “谢天谢地巴里,这回至少是人形。”

  哈尔又想起之前被奇奇怪怪的魔法击中,跟在一对总是闪瞎人眼的白狗和黑猫后面和母鸡老鹰一起跑,还不能忘记一只总是被追的到处乱窜的仓鼠,那简直是噩梦,尤其当你还是头驴,体型最大……看起来又……蠢。

  “好吧好吧。”巴里摊摊手,然后又转过头看看自己身后,“但是这真的看上去并不比驴子好很多……”

  “闭嘴。”

  然后哈尔又看到那团红色呼啦啦地变成了各种残影,不到5秒又重新拼凑成了一个闪电侠。

  “不行,还是脱不下来。”

  哈尔也凑近去看这套布偶服,虽然是中世纪盔甲的模样,但改造一下应该也能在万圣节穿出去应应景。虽然头盔和肩甲之间缝合的线显得歪歪扭扭好像一把就能剪断,但魔法终究是魔法。当哈尔第一次面对因为脱不下来衣服急的团团转像憋尿一样的巴里时,就用灯戒变出了一把剪刀。剪刀刚一戳到布偶服,巴里就嗖的一下不见了。

  过了一会儿才从门后面探出了头。

  “我第一次吻了你你都没逃得这么快。还有再被那只老蝙蝠知道你在操纵台旁边这么乱跑……”

  “不其实我还是挺享受那次的。”巴里眨巴眨巴蓝眼睛又嗖的一声回来了,“但是这衣服……似乎……与我的神经连在一起了。”

  哈尔正想说这不科学,又想到了一个宇宙扇区的巡警居然都付不起房租的事实,闭上了嘴。

  他走进巴里,把手覆在布盔甲上。

  “我能感受到你手的热量。”巴里嘟囔道。

  “我能感受到其实你有点想好好研究下这衣服——从生物学领域。”哈尔回应,然后伸手抱住了他:“感觉怎么样?”

  “我像没穿衣服一样。”闪电侠听话地被他抱着,厚厚的布偶服使哈尔有种满足感,平时的巴里有点瘦了。他蹭了蹭对方脸颊边的盔甲。

  “还记得我们上次留下的痕迹吗,天才?”

  “你说前几周的那个72小时?”

  “上次蝙蝠侠警告我了,说再敢弄脏瞭望塔,或者扰乱公共秩序的话,他就不会给你提供一丝一毫的资助了。哪怕提灯的灯光消失在公园的长凳上……”

  “说的好像他和超人没这么做一样。”哈尔不满地放开巴里。

  “人家有钱……不过话说回来,我觉得我们最好快点解决这个问题,不然不出一天闪电侠有可能尿急而亡。”

  “去找扎塔纳?她上次都没能解决我们变成动物的问题……说到这个我还是觉得蝙蝠侠最有经验……”

  哈尔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实在憋不住就撒身上吧。

  “情况或许不会这么糟,”他加了一句,“我们还是可以找她看看,尚恩还在执勤,至少我们能够知道这套衣服有没有知觉。”

         巴里撇撇嘴:“我觉得更不安了。我看在我还是在丢脸之前还是先吃点什么吧。”

        哈尔盯着闪电骑士消失,然后又抱了一堆零食回来,哗得都扔在空桌子上。

        空桌子绝对是瞭望台最有用的设施……

        巴里依靠在桌子边,拆开了一个汉堡。芝士汉堡,还不错。他咬了一口,然后听到哈尔在叫。

    “嘿,巴里……我觉得我发现了什么了。”他的表情有点像在憋笑。

巴里低头,好吧好吧,自己灰色的布偶服变成了蓝色。

    “我现在是什么?”

    “那个指环王里面的角色,叫什么来着……”

    “指环王简直包括了游戏里的所有职业。”巴里翻了个白眼,摸了摸自己的头顶,尖顶帽,好吧。

    “这简直像换装游戏。”

    巴里伸手拿起了饮料,喝了一口。

    “独角兽……棒呆了。”

    “还是两条腿的。顺便你的鬃毛是七彩的。”

    “啊。说不定还会有南瓜和僵尸什么的。”

    “至少我们知道了不同的食物会变成不同的……那什么。说不定存在某种食物能让你恢复原样。”

    “尝遍所有的食物倒是个好主意,让我们看看能不能报销。”

    “带上我,巴里。”

    “好好。”他递给哈尔一个汉堡和一杯饮料,“恐怕你得先吃这些。”

    哈尔接过去,刚战斗一场又是轮班,的确怎么吃都不够。

    他一边喝可乐一边看巴里飞快地解决了汉堡,然后在三明治和鸡肉卷之间从弓箭手变成了异装癖变成了绿巨人。巴里吃起东西来似乎总是忙忙碌碌的。他们第一次确立关系似乎就是在一次拯救世界完的啃汉堡时。

    哈尔还沉浸在回忆里,那时他的房东还没开始催。然后巴里就咬了一口夹满辣椒的汉堡。

    这根本超出了布偶服的范畴了,巴里除了脸那一圈都变的通红,就算站在几米外也能感觉到他的皮肤散发出的热量。这根本就是在燃烧。

    巴里手里还没吃完的汉堡化为了灰烬。

    哈尔骂了一声。“别动,巴里,别乱跑。”

    “我已经跑了一圈了,没用。”

    希望没点着什么。哈尔环顾四周,然后喝了一口饮料,然后拉近了他俩的距离。

    “嘿。”

    巴里尝到了可乐的味道。然后哈尔的手揽住了他的腰,他的体温隔着薄薄的制服传了过来。

    哈尔松开他之后笑着说:“我猜你至少可以上厕所了。”

 

 

 

    “下次删录像别来找我了。拜托。我还是个未成年人。”


评论
热度(45)

© 杯茶杯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