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茶杯茶

喜爱小甜饼,治愈和肉。Superbat, Rinch, Spirk, DW, Halbarry, Sentinel...欧美圈大坑墙头跌打滚爬。想写出好吃的肉和好看的文XD

【The Sentinel】同居三十题-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Jim/Blair

迟到的万圣节快乐!!本来是想更点万圣节相关。。然而根本没有什么适合的脑洞。想着只好更个日常ww顺便套用了之前的狼人吸血鬼设定ww两人的温馨日常什么的。

之前的pwp剧情大概是插入在第六题之后,所以这个时候大概是你们懂的的微妙感情ww

看我吃进的是刀吐出的是糖!我应该叫做超甜裂才对!(不



3、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万圣节快乐。"Blair把糖果包装纸拆开,挑了颗鲜红的塞进嘴里,然后整包递给哨兵。

“万圣节快乐。"他接过从Simon办公室顺来的大袋糖果,听到向导正把糖嚼得嘎嘣响,塑料纸里五颜六色的,让人看得好心情。

警察局没有什么万圣节聚会,一些可怜兮兮的夜班警察们还需要应付扮成各种鬼怪的罪犯。两人下班后套了个远路,欣赏了下街区的节日气氛,各路女巫僵尸都忙着端茶送水,招揽客人。餐馆被塞得满满的,两人不得不花了双倍的时间才解决伙食问题,回到家时夜幕早已包裹的通透。

哨兵放松地让自己的身体沉入沙发,Blair则愉快地爬上了沙发的扶手,他看上去对那个地方情有独钟。Jim一伸手,Blair就把遥控器递给了他。他们之间好像总是这么默契。

万圣节的夜间电视台!他们早该料到的。探索频道在历数灵异事件,综艺节目乱成一团,电影电视剧频道更是完美地契合节日主题。Jim快速地掠过一个又一个电视台,在看到讲述狼人的电影时停留了片刻。

Blair拍打了下沙发来引起Jim注意:“想要变身来烘托一下节日气氛吗?"

Jim给了他一个白眼:“你会给我糖吗酋长?"

“我只有头儿的,"Blair照例还了他一个大笑,“如果你想要我的糖,可能得改天了,或者我们可以来些替代品。"

替代品。哨兵看到向导对他眨眨眼,他明白那一定会是什么从植物中提炼出的纯天然糖份,但不知为何他隐隐觉得那可能是些别的什么。

“变身疼吗?"过了一会儿他小声的问,电视里发出的恐怖大叫几乎盖过他的声音。

“还好。如果把自己交付野性,倒没什么大感觉。"

“下次我们可以做些实验,狼人对哨兵感官的影响。"

我会选择拒绝的。哨兵在心里默默地想。当他们翻到吸血鬼的电影时,Jim听到Blair的心跳加速了。他嚷嚷着吸血鬼绝不是电影里模样,然后用细碎的噪音迫使哨兵换台。两人把所有的频道轮了一遍半,终于在一部恐怖电影前停了下来。

丛林中的洞窟探险。

Jim和Blair几乎是同时被拉进了回忆中,他们的过去都与热带雨林有太紧密的相连。哨兵的意识挣扎着想要彻底回忆起秘鲁发生的一切,向导则开始思念友善的部落成员起来了。电影自顾自的演,迷失在洞窟深处的女孩们产生了分歧,开始争吵,这正拉开一场悲剧的序幕。

“你在秘鲁见过类似的洞穴吗?"Blair从扶手上滑下,曲起腿抱成一小团,他的眼睛看着Jim,好像并不关心屏幕中的剧情。

“我记不清,但应该没有。”他不喜欢这个,阴冷潮湿的洞穴可能会放大他的感官,一点点风吹草动都可能引起巨大的恐惧。

“我见过,”Blair嘀咕着说,“上帝啊我真不想回忆起这个。”

Jim几乎把头扭得和雀类一样快,他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Blair也经历了这些?但他发现Blair的蓝眼睛直视着他,里面跃动着快乐。

“有个部落,让我想想,嗯,大概是土库族,酋长说带我去他们的圣泉,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这可是个研究原始部落宗教的好机会。但是你猜怎么着?那居然是一个洞穴!外面看着很小里面别有洞天的那种,"他谈起田野调查时还是这么喋喋不休,“然后!我居然脚一滑翻了进去!你能想象吗!一个外乡人,当着酋长和部落成员的面翻进了他们的圣泉!哪怕隔着那些颜料我都能看到他们表情痛苦的模样。当时气氛尴尬得要死,他们很快就把我赶出了他们的领地。但现在想想,哇,老兄,一生中有多少次机会能玷污一个宗教的圣泉的?”

Jim看着Blair毫无畏惧的神色,没由来地觉得恼怒:“你应该更加小心一些,你知道有些部落,他们不怀好意,你当时完全有可能..."

“哇哇哇,打住,"Blair打断了他,他挪近了一些,“你是在担心我吗?你在担心什么,我对他们的了解可比你更多啦。况且这些都已经过去了。"

Jim也解释不清复杂的心情,他干脆拎起Blair的一条腿作为答复。后者发出了一阵惊呼,乖乖闭了嘴,然后干脆舒舒服服地把脚架在Jim的大腿上。

他们很快又把注意力放到了电视上,那群年轻人已经遇到了凶残的洞穴人,生命的倒计时滴答作响。如果Blair也走进了洞穴,他撇了一眼身边的人,Blair正盯着屏幕,他套着珊瑚绒的家居服,看上雨林生活毫不相关。如果Blair也走进了洞穴,如果某个部落邀请他,他跟着进去了....Jim不由地想。一个女孩发出一声惨叫,她被拖下水中,她死定了,那群饥饿的野蛮人已经控制了局面。如果Blair也走进了洞穴,他会不会也可能遇到未知的生物,别说洞穴里的住民,蜈蚣蜘蛛什么的都可以轻易夺走人的生命。他在想什么?他为什么这么想?Blair好好的在这里,和他坐在一张沙发上呢。

但那群主角们不一样。他们已经永远地告别温暖的家,被困在那个迷宫了。她们走过大大小小的岩洞,陪伴疲惫脚步声的只有时有时无的可怕水声。一切都显得绝望又阴森。如果Blair那时走进了洞穴,如果他当时从水中钻出,却选择了错误的路径,如果只有黑暗陪伴着他,如果他也找不到出去的道路,如果他被困在那里了。女孩的表情仿佛在与Blair的重合,恐惧、慌张、绝望、痛苦、迷茫,他好像再回不来了。

这个可怕的念头像一枚子弹击中了Jim的大脑。他猛的站了起来,脚架在他身上的Blair险些被拨下沙发。

“嘿,怎么回事。”

“我们不能看这个了,该死。”他说着就要去关电视,上帝啊他不能再看下去了,Blair完全有可能经历这些。无数的如果正盘旋在他的头顶,沉重得要让他窒息。

“把你吓到了?”

Jim思忖着找了个更合理的解释:“呃,你不觉得有些晚了吗?是时候睡觉了。"

“可是明天是周日,"Blair不服气地叫道,显然已经沉浸在故事情节里了,“你就是被吓到了,承认吧。"

“我没有!好吧好吧。"他在沙发前踱了两圈,然后把自己丢向它。

“承认自己害怕没什么大不了的。"Blair笑着自己靠近,现在他们的肩膀快碰在一起了。

Jim数着Blair的呼吸,它时而平稳时而急促,随着剧情起伏。Blair就在他的身边,如果他再靠近一些,还能触碰到因紧张而僵硬的肌肉。Blair很好。完完整整安安全全地就坐在这。他甚至可以一把把向导揽进怀里,尽管他不能。

年轻人们互相残杀时Blair似乎受到了惊吓,Jim担心他联想到了那些命案现场,但Blair很快又冷静了下来。等到电影结束时,时针已经指向了午夜。“快去睡吧,全勤警察。”Blair推搡他。

但Jim躺在床上,却毫无睡意。电影的恐怖情节还在他脑海中回放,女孩们最终没有能够逃离,最后一个女孩打开井盖,奔向现代文明,却突然在黑暗中醒来。没有什么比希望破灭后的绝望更加可怕。如果Blair...不,Jim快停止思考,他对自己说,这从没发生也不会发生。Blair只是在洞口望了一眼然后跌了一跤,而且部落成员会帮助他...

他强迫自己脱离这思绪,把注意力放在楼下。那里Blair的卧室还在传出断断续续的呯碰响,听起来也没有睡。然后他听到了关灯的啪嗒声。那里安静了下来,只有被褥摩擦和Blair的翻身声。在黑暗中Jim努力想着别的什么,比如第二天该吃些什么之类的琐碎小事。那些烦人的念头终于越走越远,离他而去,取而代之的困意涌上心头。

不知过了多久,楼梯上突然出现的脚步惊醒了他,他调高视觉,看到了Blair顶着堪称爆炸的卷发。他夹着一个枕头,看上去满脸抱歉。

“哦,Jim,我想那个被吓到的人是我。"

评论(4)
热度(23)
  1. 内有-恶犬杯茶杯茶 转载了此文字

© 杯茶杯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