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茶杯茶

喜爱小甜饼,治愈和肉。Superbat, Rinch, Spirk, DW, Halbarry, Sentinel...欧美圈大坑墙头跌打滚爬。想写出好吃的肉和好看的文XD

狼人Jim与吸血鬼Blair,pwp练习(上)

总之还是为了满足自己对狼人和吸血鬼这种CP的喜好!原来想写成pwp的。。。结果因为太话痨_| ̄|○
本来特别喜欢吸血鬼的唾液有催情因素这种梗!不过在这里改成了Jim的唾液会使Blair产生醉酒的感觉这种设定?所以大概有酒后的味道()
目测后面可能会OOC啦~OOC预警~

以下正文:


这天Blair说是课题很紧,必须要留在学校完成。任Jim劝说很久都没能让他把资料什么的都搬回家中。Jim望着空空的饭桌叹了一口气。但难得的没有重大案件,他的确没有理由再给Blair的研究制造麻烦了。他看了会儿电视,又觉得乏味,就早早睡下了。但直至第二天的到来才完全沉入睡眠。

他醒来时期盼能在厨房看到Blair,看到向导拿着平底锅煎他最爱的"求爱之蛋"。但厨房冷冷清清,连油烟味都不剩。只有柜子上的吐司和角落的咖啡机让它看起来还像个厨房。

Blair没必要在早上回来。他也许还在论文前奋斗,或者在补着觉。Jim想。

解决完案件回家的时候,他试探性地往屋子里喊了一声,但是屋子里空空荡荡。Blair已经整整一天多没有回家了。

当电话打过去的时候,Blair很久后才回拨。他提高声调对着Jim说着玩笑话,但Jim却能听到沙哑和急躁。Blair想装的神采奕奕,哨兵却能听出话语里的疲倦。不论怎么追问,Blair都坚持自己好极了,没有案件没有绑架,只是那该死的教授给了他该死的多的任务。

挂了电话,Blair倒在地铺上。他给自己搭了个临时的小窝。被褥厚厚的很温暖,比热带雨林要舒适的多。但喉咙里的干渴,该死,嗜血的欲望像潮水一样袭来。他原本正躺在地上看着资料,企图用大量他喜爱的知识冲淡原始的渴望。然而躁动不熄,周围的一切都在渐渐褪去,好像全世界只有喉咙和胃部的疼痛在陪伴着他。他害怕自己坚持不下去,尽管他早已把门窗锁上扔出钥匙,所有的一切都确保他这个小吸血鬼没有能力出去害人。就在这时Jim打来了电话,刚开始铃声很模糊,像是在梦境之内现实之外,但慢慢地清晰起来。他挣扎着爬起来,看到了是Jim的号码。他知道如果自己不接电话,Jim百分之一千会认为他出了什么事。那后果难以想象。

他知道Jim是狼人,但当Jim犹豫着把自己的身份告诉他时,他没有坦白自己。狼人与吸血鬼不同,至少他们不以人的生命维生。自己却是实实在在地渴望着血肉和心跳。他只是笑笑,坦然地接受了Jim的另一个身份,Jim只在满月变身,然而他有强大的控制力,尤其是学会了开关自己的感官之后。他不能想象Jim知道自己的身份时会怎么想。Jim当然不会看轻他,Jim肯定信任他。但他担心两人的关系会不如从前。

Blair只是一只血统稀疏的吸血鬼,他没有很大的能耐,也从没害过什么人。不过他有在忍不住时偷过医院的血浆。他只会把自己的牙齿露出来,变得长长细细的,好像这对他现在的状况有用似的。他一直把自己控制的还算可以,这痛苦也几个月才光临一次。但自从开始了兼职的警察生涯,不知是不是从悠闲的生活中被唤起的热血,这欲望变的愈发难忍。他感觉浑身的皮肤要开始燃烧,胃里咕咕作响,喉咙里更是干咳,嘴里的牙齿开始变长,视野又开始变的朦胧。

他得干些什么,让晚上不那么难熬,想些什么,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他开始回忆起自己的学生生涯,又觉得自己怀旧的像个老头,然后是丛林生活,他爱死那段时光了,然后他才缓缓地重温起近来的日子。酒吧里遇到的Jessica,校园里遇到的Mary,金发碧眼的Elisa。然后他想到了Jim。啊,Jim。他在回忆里和Jim开着车东钻西闯,两人跑着穿越大街小巷,在Simon的办公室里捉弄他们的上司,然后是对视。他们总是对视。他突然觉得,在自己的臆想中,Jim清蓝的视线就要穿越他的躯体,穿透了他。他们长久注视着彼此。一开始是宁静的,像是明月高悬在空中,接着溪水流过,留在叮铃铛啦的声响,Blair感到舒适,或许他还能比较平静地度过这个干涩的夜晚。

他如果有哨兵的能力的话,或许能察觉到有人偷过窗户在往内看,但是他毕竟只是个向导,还是个在欲望的海洋里翻滚的向导。所以当门突然被踹开,发出碰的震耳欲聋的声响时,Blair被吓的真的跳了起来,那些美好的幻想不见了,身体也好像好受了些。

Jim看到的是屋内的一团糟。纸张撒得满地都是,地上的被子也全是褶皱。而他的搭档,弯着腰弓着背以进攻的姿势看着他,表情却印着惊吓。Jim也不会忽略已经露出嘴角的尖牙,Blair潮红的脸。

Jim得承认Blair作为一个吸血鬼气色不错。

"该死,Jim,我和你说了我没事!"Blair对Jim咆哮,看起来非常的生气,又有些惊恐。

Jim早就料到Blair的身份,自从Blair听说他是狼人后瞬间的停顿就开始怀疑。收集资料对他而言轻而易举,他信任Blair不会在他睡着时突然给他来个一口什么的,他也从没看过Blair真的去渴求血液。更不用说现在的样子。

Blair看起来糟透了,头发乱糟糟的,他只是站着盯着Jim一会儿,就像是支撑不住一般晃了晃脑袋。他看起来比自己在变身的时候更加痛苦,来自肉体和精神的煎熬在同时摧残着他。Jim担心自己在第二天看到Blair时,他已经破碎着倒在地上了。

Jim从腰间拿出一把刀,在Blair异常害怕的目光下,小心地在手臂上割了一刀。鲜血在伤口边停留了一会儿,迅速地从皮肤内渗了出来。

Jim看到Blair的眼里闪过一道令人觉得惊悚的光,他的表情也更加狰狞。"Blair,"他唤道,"没事的,来吧。"

"不不不不不,我不能,我不能Jim。"

"Blair,我是狼人,我有很强的恢复能力。"

"不不不不不,我已经忍了二十多年,我可以的。我从来没有真的吸过什么人的血。"Blair往后退着,脚步凌乱得就要摔倒,直到身体抵到桌角。

Jim往前迈了一步,血顺着他的胳膊到达了地板。

这轻微的啪嗒声却迅速吸引了Blair的注意力,他低头,迷恋地看着红色,但又摇了摇头,直直地看着Jim。

"不行,不行,Jim,不行,我不知道,我从来没试过,我说不定会害死你。老天,我不能害死你。你是我最重要的搭档。"他语无伦次地说,用话语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血腥味异常鲜美,远超过他所尝试调制的任何血浆替代品,以及医院那包冷冻血浆。

"你瞧,你不会的。因为我对你而言很重要。你会控制住自己的。Blair。"Jim低沉着声音迅速靠近,"或许我们可以做个约定,你可以试试控制住自己不用咬的,我明天还要上班呢。"

像是被Jim的声音所吸引,Blair没有动弹,只是迷茫地在他的脸和手臂之间扫视,直至Jim用身体把他困起,才像初醒一般猛的让光芒回到眼里。

"不,Jim,不要诱惑我。"他几乎是哀求道。

但Jim却靠近他的耳边:"你能控制得住。"他把自己的胳膊凑近Blair的脸。

"抓住我的手,Jim,不要让我伤到你。"

Jim点了点头。

Blair从锋利的犬齿间小心地伸出舌头,在伤口上小小地尝了一口。他顿了一下,又张开嘴覆住了伤口。

Jim的心中闪过一丝担忧,他等着肌腱被撕裂的声音,但尖利的牙尖却只是在皮肤上浅浅地磨着,同时他能感到Blair热烘烘的舌头一遍遍地扫过伤口,努力汲取着所有流出的血液。

Jim的血尝起来就和闻上去一样棒极了。充满活力,满是阳刚,他甚至能感受到脉搏的跳动,积压着血管一次次把血液送出肉体之外,所有甜美所到之处的干渴都缓解了,周遭终于又变的清晰了一些。他舔着这伤口,渴望更多,更多的血液,更多。他用牙齿研磨着伤口附近的皮肤。只要自己咬穿它,更多的甘甜就会涌出,自己可以轻而易举地咬穿它。

不,不,这时Jim,这是Jim的手臂。心跳声在拉回Blair的理智,他绝不能伤害Jim。

Jim一手把Blair的双手抓在背后,他不喜欢这样,就好像对待一个犯人,另一手臂悬在空中,Blair正微微地弯下腰,体验着吸血鬼无法逃脱的宿命。他挤近Blair,用身体尽可能地靠近他。好像这柔软的接触可以唤回小吸血鬼的理智。

Blair发现血液越来越少,伤口在愈合,他用舌头挤压伤口,企图让更多的血液流出,但终究还是不如他的期望,他本能地向着心跳和脉搏靠近。那里有更响亮的声音。他恋恋不舍地松开伤口,贴向血泵的源头。

Jim看着Blair松开嘴,靠向他,他的嘴唇被血染的殷红。Blair显然还没恢复理智,他把脑袋贴近Blair的胸膛,隔着满头卷发蹭了蹭,然后又直起身体,踮起脚,想要亲近Jim的脖子。

Jim抓着他的手往下拉:"不行。Blair,振作一点。"

Blair依旧迷迷糊糊地看着他,歪着脑袋,但表情却没有像之前那么扭曲。

"Jim,"Blair像喝醉后舌头打结,"你,你有非常好喝的血。"

他的舌头在嘴唇上中转了一圈,扫尽了所有沾染的血液。

Jim突然觉得自己也被欲望驱使,吻上了他。


TBC

评论(2)
热度(33)
  1. 内有-恶犬杯茶杯茶 转载了此文字
    狼人与吸血鬼的设定总觉得好色气呢

© 杯茶杯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