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茶杯茶

喜爱小甜饼,治愈和肉。Superbat, Rinch, Spirk, DW, Halbarry, Sentinel...欧美圈大坑墙头跌打滚爬。想写出好吃的肉和好看的文XD

【The Sentinel】同居三十题 Jim/Blair

自娱自乐自产自销…剧也还在补的过程中…有OOC风险并且渣文笔…
更新可能略慢_(:з」∠)_

1、相拥入眠
哨兵听到Blair的房间传来一阵呯呯碰碰响,然后就是乱蓬蓬的卷毛伸出来,满怀歉意地看着他。
“不不不不不不不,想都别想,想都别想!”不管他在想什么,那一定只会是什么麻烦事。奇怪的实验,收拾残局,或者什么别的离奇请求。
“冷静下来!听我说!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呃…的确没什么…好吧,”Blair纠结了一会儿快速地说,“Larry尿在我的床单上了,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他通常很听话,也许它病了,我需要带他去看兽医。这附近应该有兽医店…”
“说重点。”
“我晚上可以睡你的床吗?”向导对他的哨兵眨眨眼。
“沙发。”
“沙发…有点窄。”Blair用祈求的眼神努力想攻陷他。老天,上次吃面包的果酱还黏在沙发上呢,还有各种各样奇怪的污渍。沙发实在该洗了。
“收起你的表情!我记得上次还躺得下两个人。”
“Oh,please!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早分了!嘿上次如果不是你…”见Jim挑起了一边的眉毛,Blair赶紧又说,“好吧好吧,一星期早饭,一星期打扫卫生,Ok?”
哨兵抬起头,露出沉思的神情。向导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向哨兵的房间,权当是默认。


Blair乖巧地缩在一旁,留给靠在垫子上看书的Jim一个毛茸茸的后脑勺。双人床也不算挤,他俩也煞有介事地穿戴整齐,总之,一切都比想象的好得多。
“Blair,”他想了想说,“躺着看书只会加深你的近视。”
“和你床上唯一的靠垫去说。”Blair迷迷糊糊地回答道,把书随手甩到床头柜上,一副快睡着的样子。
很快身边的人的心率就平稳地减缓,他听着一下一下的心跳声,不由地也觉得困倦。关了灯,也很快陷入了沉沉的睡眠。
他梦到了很多以往发生的事,他们如何追着嫌疑人穿过大街小巷,一路狂奔,他又吊在了公交车车顶,枪声振得耳朵发疼,他又和别人扭打起来,你一拳我一拳。然后他被推到了池塘里,微凉的池水浸透了他。
他猛地睁开眼睛,从气喘吁吁的梦里醒来。看到眼前漆黑一片,仍旧是深夜。然后充斥在耳边的是轻浅的呼吸声和有节奏的 心跳。然后他才发现,自己什么都没盖。Blair把整床被子都卷走了。
他的确该料到这个。这比乳环还要好猜。
他拉住被子的一边,缓慢地把它扯来,同时倾听着身边的呼吸和心跳,他敢打赌Blair最近入睡很快,但他也不想听他没事哼哼。Blair把被子卷得很紧,活像是打了几个滚,他咂咂嘴,因为被子离去发出了些不满的声音,随即翻身靠近了他。Jim趁机扯出了半床被子,把自己舒舒服服地盖住了,又为自己深夜还要做运动觉得可笑。现在他们躺的和入睡时一样了,除了Blair面朝着他。感谢哨兵的视觉,他借着窗帘透过的城市夜空的微光也能将他的向导看得一清二楚。
他的眼睛在不戴眼镜时显得更大,嘴唇微微开启着,眼帘也没有不安分地扇动。看起来睡的很安稳。
Jim挪了挪身体把自己挑成舒适的姿势,Blair好像感受到了床的震动又靠近了几分,他把双手从颈边放到了胸前,又像是觉得不舒服又摆动了几下。
好吧好吧,哨兵抽出一只手,绕到向导背后,把他小心翼翼地圈进自己的怀里,向导的手也好像发现了什么,愉快地搭在了哨兵的背后。
Jim感受着被窝里的温热,想起他其实还有好多理由可以拒绝Blair,地板啊,宾馆啊,借宿啊Blair到底为什么还没有搬出去?他自己又为什么做这些无意识的举动。
算了算了,他在睡梦边缘想,这都是因为夜已深,剩下的问题留给明天再去解决吧。他想象了下早上起床时会有怎么样的尴尬,又觉得有些有趣地勾起嘴角,随即坠入了梦乡。

评论(4)
热度(39)

© 杯茶杯茶 | Powered by LOFTER